【欲火焚城】(05)【作者:夜雨莹心】   其它小说 
字数:47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爱是解脱

   轻倚窗前身边冷调笑话半心犹凉莫道世间多凄苦谁晓身後泪两行

  冥宫冰冷的监牢下,夜雨莹心默默的祈祷著:「神灵啊,求求您怜悯我吧。」
  「神明即使法力再强大,也不可能延伸到冥界的。夜雨莹心,你既然得罪了冥界女王,你就注定了要死。」冥王冰冷的声音在铁栅栏外响起。

  「冥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来嘲笑我什麽?明天这个时候,还要您帮忙给我收尸呢。」夜雨莹心哀怨的说。

  冥王并没有理会夜夜的话,反而把他们之间的铁栅栏用灵气震碎:「你走吧,一直往前走。暂时不会有任何人去追捕你的,你要尽量在天明前离开冥界,不然谁也帮不了你了。」

  「你为什麽要帮我呢?」

  「因为我也是个被人玩弄的苦命男人。」冥王低下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谢谢你。」

  当夜夜的身影终於消失在冥宫的地牢的时候,冥河王子才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爸爸,他的腿没有事情吧?」

  「你既然那麽关心他,为什麽不亲自出来问他呢?」

  「我怕他会恨我。」冥河再次遁入黑暗中:「谢谢你放过他,爸爸。」
  黑暗中,夜雨莹心拼命的奔跑著,因为他知道,如果再落入冥界女王的手里,就真的没有生路了。夜雨莹心从前从来没有後悔过什麽。但是他现在後悔自己为什麽以前没有好好的学习法术,因为现在的他连瞬间移动的魔法都不记不全。这样无论怎麽样逃也是无法在天亮以前离开冥界的。难道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
  「夜夜,什麽时候你都是那麽慌张的样子啊,真是放心不下你。」

  夜雨莹心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好友:「鱼鱼?你没有事情,太好了。」此时夜夜忘情投入鱼鱼的怀抱,「我以为你已经被冥界女王关了起来。马上明天就处死了。」

  「没有了啦,我陪守卫喝了几杯酒,就把我放了出来了。」鱼鱼闪烁的笑了笑:「虽然被占了不少便宜。但是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都担心出来遇不到你,看来这次是放心了。」

  「真的麽?」夜夜对他的话表示出强烈的怀疑,於是夜夜攀在鱼鱼的胸膛上,偷偷念出了读心术: 在夜雨莹心强烈法术的凝聚下,混乱的记忆渐渐成为清晰的画面,「……啊……啊……爽……爽死我了……你的大鸡巴插的我屁眼舒服死了!」一个阴暗的监牢中,自己的几个侍从被一群人强暴著,一个全身炯黑的男人用大鸡巴「扑哧」「扑哧」地抽插在鱼鱼的阳穴里,越插越快:「你说你屁眼是不是很骚?是不是整天想著男人的大鸡巴?」鱼鱼呻吟道:「……是……我的屁眼很骚……老想被男人的大鸡巴操……」

  那些守卫听鱼鱼已经完全迷失了理智,心下得意,鸡巴插得越发起劲,又让鱼鱼狗一样趴在床上,撅著屁股让自己操。那些守卫从来没有觉得干男人干得这麽爽过,因为精灵往往都是贵族们的玩物,可是现在却有一群精壮的小夥子被自己扒得一丝不挂,还露出屁眼让自己操,这份自豪到哪儿找得到呢!一个满身肌肉的男子不禁啊啊地淫叫起来,鱼鱼的屁眼虽然已在昨天被几个将军的鸡巴操过一次了,但是仍然很紧,还像处男一样,那个肌肉男也越来越兴奋,鸡巴越来越热,就在射精的刹那,他把鸡巴从屁眼中拔出来,对准鱼鱼的脸一阵喷射,把精液全射在了他脸上!

  「哈哈,小子,你屁眼的滋味可真美啊!」肌肉男见鱼鱼已经被自己操得双眼迷离,但粗大的鸡巴仍然硬著,屁眼还在一开一合,扭头对几个同伴说:「索性大家都来过过瘾,操一操这些小子,让他们都知道我们的厉害,如何?」
  众人早看的欲火中烧,当即叫好。肌肉男拍拍鱼鱼硕大健美的屁股,喝道:「自己把腿分开,让大家操你的屁眼!」鱼鱼只得躺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将满是精液和淫水的肛门亮出来。一个性急的精壮男子当即扯下裤子,掏出硬邦邦的鸡巴,嘿的一声就捅了进去。鱼鱼又呻吟起来来。那名守卫心想,自己在冥界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守卫,现在自己竟然有机会操这又帅又壮的小子,心里得意,鸡巴更是用力,一边抓住鱼鱼的鸡巴狠狠地揉搓。

  那精壮男子操屁眼操的十分舒服,高潮来的也快,没多久就射出了白浆。他退下後,又是一个大汉光著下身趴了上来,鱼鱼迷乱中已经记不得有多少男人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屁眼,也不知道自己的鸡巴被这些男人插得射了几次,只知道自己被迫摆著各种姿势,而自己的屁眼不断地被轮奸,鸡巴也不断地达到高潮射精……

  众人在他身上足足发泄了2个时辰,到了後来鱼鱼只能射出的精液已经是半透明的液体了。他身上嘴里屁眼中到处都是男人操过後留下的痕迹。肌肉男看著鱼鱼狼狈的样子,得意地对一帮同伴说:「不要停,还有很多小子等著被我们操干呢。」

  一众淫男,发疯似的扑到那些侍从的身上,不断的抽插著,整个监牢中弥漫著淫荡氛围和精液混合著淫液的气味。

  肌肉男见躺在地上的叶熙也是威猛矫健,想起刚刚操鱼鱼屁眼那种畅快,心又有些荡漾。他笑嘻嘻地摸了摸那饱满的胸膛,说:「小子的身材可不错啊!」叶熙见鱼鱼饱受奸淫的样子,知道自己也逃不了好去,闭目不语。肌肉男哈哈大笑:「我就不怕你不开口!,来啊,把这小子也给我扒了!」

  一干守卫看见叶熙的身体,早就按捺不住,冲上来撕衣扯裤,在叶熙怒喝声中,衣服裤子被撕扯成了碎片,一副强壮的身体展现出来:结实的肩膀、隆起的胸肌、黑褐色的乳头,一道黑黑的毛发从胸部而下,到了小腹变成茂密的一片……而肌肉男瞧著本来不可一世的叶熙赤条条闭目等死的样子,心里再痛快不过,乐呵呵地说:「小子,你等著被操干吧。」

  叶熙知道今天讨不了好去,怒喝道:「有本事就把我杀了,夜梦陛下会为我们来报仇的,这样羞辱老子,算什麽英雄好汉!」肌肉男哈哈笑道:「报仇,我可没那兴趣,不过,你现在说的好听,等一会儿你尝到甜头就该哭爹叫娘地求我了,哈哈哈哈!」

  说著,肌肉男将叶熙身上最後一条遮羞的内裤扯了下来,那成熟硕大的鸡巴一下弹在了众人眼前。「狗贼!」叶熙只觉得鸡巴被肌肉男握在手里,心里说不出的羞辱,可偏偏自己身体不听使唤,一根鸡巴没几分锺竟然被肌肉男揉捏得硬了起来。

  「哈哈,没有想到你也是个懂风情的人啊!」肌肉男淫荡的笑道,觉得叶熙壮健的身子在拼命地挣扎,心里得意极了。他扭头冲鱼鱼道:「这小子的东西也不小啊,干脆让我大发慈悲让你也来尝尝滋味。」

  鱼鱼奋力的挣扎了一下,忽然他看到肌肉男眼睛里闪过的一丝杀意:「难道他们想杀了我们?」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後,终於鱼鱼妥协了,他慢慢的爬到叶熙的胯下。

  叶熙见鱼鱼俯在自己下身,不住舔自己的鸡巴,心里虽然觉得难堪,但是鸡巴上传过来的热量却真让他像肌肉男所说那样,觉得十分舒服。「鱼鱼……不……不要……」他挣扎著想摆脱这种难堪,结果被肌肉男扇了一个耳光:「你以为你现在在什麽地方?再不听话我让你喝尿!」这种威胁的方式对叶熙这样的汉子十分有效,他只得让鱼鱼继续舔他的鸡巴。

  鱼鱼的舌头灵活地在叶熙下身舔著,几乎每一次接触都带来一阵冲动,让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的鸡巴越来越硬,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鱼鱼的头埋进了他浓密的阴毛丛中,而他下身一动一动,竟然开始操起了鱼鱼的嘴!

  肌肉男笑嘻嘻地说:「龟儿子,你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啊?」叶熙已经面红耳赤,呼吸也开是粗起来:「啊……啊……」的呻吟声也一次次泄露著他的兴奋。肌肉男见状,拉起鱼鱼,让叶熙躺在地上。叶熙的鸡巴一下没有了鱼鱼的招呼,竟粗粗地又翘了几下,躺在地上後,直直地翘向上方。

  肌肉男命令鱼鱼:「坐上去!」鱼鱼一愣:「什麽?」肌肉男给了他一记耳光:「老子叫你坐到他的鸡巴上去!」鱼鱼又羞又怒,自己已经被群奸,现在竟然又让自己坐到一个男人鸡巴上,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下属!但是肌肉男不容他多想,便逼著他两腿分开,跨在叶熙腰上。叶熙可以清楚地瞧见了鱼鱼硕大的鸡巴和红润被多人操过的肛门,想起刚刚鱼鱼给自己口交时的快感,鸡巴又硬了几分,心里竟然有了几分期盼。

  鱼鱼抓住叶熙的大鸡巴,摸了摸自己的屁眼,那上面净是粘乎乎的精液和分泌物,已经变得十分松软了。他慢慢蹲下身去,将自己的屁眼对准了叶熙的龟头,微一用力,就将那大大的龟头吃了进去。「啊……」叶熙从来没想到一个男人身上竟然也有如此美妙的地方可以容纳自己的阳具,而这个被自己干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样一想鸡巴上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在鱼鱼的屁眼还没有完全把阳具包住时,叶熙下意识地一挺屁股,一根粗长的鸡巴就狠狠地插入了鱼鱼的屁眼,直达根部!「啊!」这次是鱼鱼的惨叫,叶熙的阳具已经将他刚刚被开过多次的肛门撑得满满的,这一下猛入更让他觉得疼痛中有些许的快感!

  鱼鱼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在叶熙的阴茎上套弄著,叶熙的鸡巴也在自己屁眼地一进一出,原先强奸自己的那些人的精液润泽了他的屁眼和叶熙的阳具,使二者的结合更加紧密。那些守卫看到鱼鱼赤条条地用屁眼主动迎合男人的鸡巴,都看得口舌发干,浑身燥热,不由再次扑向蜷曲在墙角颤栗的俊俏少男身上,不断的发泄著自己的性欲。

  鱼鱼看清楚机会,梦的将肌肉男推开。随便拉了一个斗篷遮蔽在身上没有命的跑了出来,但是他可以清楚的听到,身後立刻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声。难道那些属下已经……

  ◆◆◆◆◆◆◆◆◆◆◆◆◆◆◆◆◆◆◆◆◆◆◆◆◆◆◆◆◆◆◆◆◆◆◆◆◆

  渐渐夜雨莹心的灵力变弱,眼前的幻象也被强拉回现实:「鱼鱼你受委屈了。」
  「只要能见到你就好了啦,我很担心你的景遇。」鱼鱼摸了摸夜雨莹心苍白的脸:「你也没有好过吧,我已经发现了所谓的冥王女兵是男人,那麽冥河之女也……」

  「先不要说那麽多了啦,我们目前的情况十分不妙,怎麽离开冥界呢?」夜雨莹心焦躁的看了看四周。

  「夜夜,你好好想想,现在的我们无论怎麽样逃也是很难离开这里的,不如就躲在冥界暂时避风头吧。」

  「鱼鱼你相信我,我强烈的预感到,如果呆在冥界我们一定死无葬身之地的。」夜雨莹心用一种焦虑的眼光看著鱼鱼。

  鱼鱼终於妥协了,因为他知道20年来,夜夜的预测准确到了惊人的地步,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所谓的预感了:「我们往什麽方向逃呢?你能预感到麽?」
  「我强烈的感觉到西方有一种力量在召唤著我。」夜夜自信的说。

  鱼鱼和夜雨莹心在风沙中奔跑著,终於看到了一队人影,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是他……」夜雨莹心喃喃的道。

  鱼鱼诧异的问:「夜夜,是谁啊?」

  「就是我在半路上求救,却没有搭理就跑掉的家夥。」夜雨莹心到现在还怀恨在心。

  鱼鱼想了想,眼睛矫捷的眨了眨:「一群怕事的小人呢,如果我们就那麽去肯定会被他们抓起来送回冥界的,不如这样,这样,这样。」

  一切都商量好了,夜雨莹心用泥土抹在脸上,和鱼鱼对调了衣服。这个时候远方的队伍也到了他们的面前。

  黑衣男子轻佻的看著鱼鱼:「嘿嘿,可是个大美人哦,可惜比不上昨天的那个小家夥,过来,让大哥哥消消火。」

  「好大胆,面对我们精灵节度使鱼鱼大人竟然语出轻佻,你不怕得罪整个精灵国麽?」夜雨莹心站了出来怒斥道。

  「节度使?我怎麽听说精灵亲王暗杀冥界女王。全部的精灵都要被今天处死的?你这个精灵节度使这个时候出现不太可疑了麽?」黑衣男子整了整衣领笑著。「是逃跑出来的麽,那麽你知道不知道,那天向我呼救的人到底是谁?」

  夜雨莹心睁大了眼睛端详著黑衣男子,过了好久才说:「那个人是我们的亲王,可惜已经在昨天晚上被冥界女王奸杀了。」

  军师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拍了拍那个男子的肩膀说:「野人殿下,我说过你会後悔的。呵呵。」

  「那麽漂亮的一个可人儿,就那麽死了真可惜啊。」野人王子默默的说。
  「可是殿下可以珍惜还活著的人啊,现在我们遭受了冥界的追捕,希望您可以帮助我们逃离危险,我想我们的夜梦陛下一定会感激不尽的。」鱼鱼不失时机的插嘴。

  作者语:鱼鱼的话,没有错,珍惜眼前的人。可惜鱼鱼永远也不会知道,夜雨莹心在他说话的同时,看到了鱼鱼的未来是一片黑暗。如果一个人连可以珍惜的人都没有了,那麽他还可以有未来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